这是B站一部关于电影《天浴》的评论区的回答,原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8010736/#reply578329680 (这应该不是原始出处,我猜也是转的,不管了,质量很好就对了)

现在还记得不久之前的幼儿园事件,那可真是群声鼎沸,无数人利用这个事件抹黑人民军队,无数网络大V不分青红皂白疯狂进行转载与抹黑,而当他们的传播被证明是谣言的时候,一个不走心的“道歉”就能得到无数网友的原谅。

可是“儿童维密秀”,当这些纯洁的孩子带着本不属于她们这个年期的所谓“气质”走上T台的时候,当这些孩子可能已经或者正在面临着某些不怀好意的眼光甚至是进一步的侵害的时候,这些“正义的朋友”又跑到那里去了?你们“身为母亲”的“愤怒”就只会针对那些伟大的团体?

救命廉价药最后要靠国企来生产,交通要靠国有公司和国家投资来保证,养老最终要靠国家进行引领发展,而等到了所谓的“儿童维密秀”,真正愿意出手的,也只有一个《人民日报》。

总是有人说,以《人民日报》为代表的国家媒体(他们总是被某些人习惯地称之为是“党媒”)就是用来洗脑的,所以必须反对他们——于是那些所谓的“反洗脑者”反来反去,却把自己的智商反没了。

国家公祭日之际,竟然有人借着国人悲伤之际上蹿下跳!当然,这样傻到无脑的毕竟他还是少数,真正厉害的是所谓的“理智爱国”,按照人家的说法,“所谓的国家公祭日不过是让你以为国家是你的这一意识的洗脑罢了”

“你爱国国爱你吗”的最新版本,看来某些机构的模板又更新了

这种说法很早就出现在中国互联网上了,简单来说就一句话,那就是“你爱国,可是国爱你吗?这国是你的吗?”

这是一个很容易能引起“逆向民主主义”思潮的问答,如果你按照他们的思考,很容易陷入他们的陷阱之中,也懒得对这些人在辩论什么了,因为道理很简单——我可以不爱国,可是日本军刀、美国步/枪相信不?

日本人进城之后可曾问过那些普通百姓你是不是爱国?可曾问过那些惨死于日军屠刀下的冤魂是“姓蒋还是姓汪”?

还别说是普通的平民百姓了,就连那些出了名的汉奸不照样一个个死在日本人的手下?吴四宝、李世群……“日本的朋友”不都是死在日本人手里吗?不是就连汪精卫都在日本死的不明不白吗?

既然连不爱中国也只能面临死亡,那我只能别无选择。事实上,我也确实别无选择,道理很简单,因为不管我走到哪里,都无法真正意义上摆脱一个人的民族属性和国家属性

这个国家出现动乱,中国人能去哪里?几百万中东北非难民都足以在欧洲掀起惊涛骇浪,何况是中国这十几亿人?更何况中国四周不是沙漠就是高原,想要出走何其困难,远不是北非难民抱个破船就能游到西方那么简单。

能与中国人同生共死的,唯有中国,唯有神州大地!

中国确实有不足的地方,正因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才更需要努力奋进,让未来的生活更加美好,而不是去把她砸个稀巴烂——没有不需要付出就能无限享受的地方,中国如此,他国亦是如此!

宣称“爱国”的人曾说:“生在这个国家是我的无奈,但是我的孩子也生在这个国家,就是我的无能。”

但:“我生下来时国家是这样,是我的无奈;我的孩子生下来时国家还是这样,就是我的无能!”

国家有难不是个人离开这个国度的好机会,唯有祖国繁荣昌盛,你的背叛才更显赤诚

不忘記過去的同時也要看到將來,不要總拿著過去的錯誤去否定當下,更不要拿著曾經的錯誤去否定一切

問題在於一部分人將這類“傷痕文學”當成一切,當成否定一切的“證據”,看過以後“批判”、“聲討”個沒完沒了……跟輪子、灣灣一副德行

國內的一部分傻……不,純真的孩子,都是擅長“以小見大”的大師,能從一件兩件,無論是偶發還是個例,就能覺得這件事就代表了全部,進而對國內絕望的……能人!反過來,只要他的“外國”一處領先也可以全盤否定中國的一切,比如“圓珠筆芯”、“工匠精神”……

真要如此那以後是不是只要討論美國,都要要考證一下多少北美原住民印地安人(Thanksgiving的主角)被屠殺?是不是考證一下十九世紀六十年代南北戰爭的平民傷亡?是不是要考證一下投到友邦日本的兩顆原子彈炸死多少平民?是不是要考證一下中東地區無辜死傷的平民人數?是不是考證一下為了維護世界霸權讓多少犧牲海外的美國大兵家庭破碎?

以後討論日本,是不是討論一下東南亞有多少平民死於友邦日本的侵略戰爭?是不是考證一下多少婦女被自願?是不是問問友邦日本何時承認錯誤?(皇民不要跳腳,小弟隨口一說,你們堅持小弟也無話可說)

實際上,把他們放到那個年代,还不如那批老人呢。

某些人口頭上所謂“偉光正”的揭露醜惡、批判歷史的出發點卻是覺得自己做出了犧牲讓步卻沒能得到自己想得到的東西,!這樣的人從1911年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有,從1921年到如今也一直都在

難聽點說,就是好的人、事、物,無法讓生活不如意的某些人發洩心中不滿與積怨,同時也可以給自己一些安慰:不是我的錯,是這個社會,是这个殘酷的現實造成的。

只能說陰暗的人看世界是陰暗的,光明的人看世界是光明的。不否認前人有過一些陰暗的生活,但是一直沉迷於此的人,只能一次又一次延續這種悲劇。別管這些人是否活的光鮮,但一定過得不開心!像大/麻一样,有人需要,但有人上瘾就该被懲罰

某些人陰陽怪氣的放大和歸因,把不完美定義為“醜陋”,故作深沉的拋鍋給“體制”!這些最大的獲利者追求的是自己及後代,能夠更無所顧忌的永遠獲利

主/席去后,我们就开始翻旧账。翻了一年又一年,如今快10个年头了,还没看到头 。有些人,越翻越起劲,越翻越有奔头儿,好像要靠这个吃一辈子!我不评论翻旧账对不对 ,毕竟,我也是主/席下令摘顶戴的,也是主/席一句话,送到乡下去改造的。要说翻旧账, 我比三四十岁的年轻同志,更有资格翻!我只说一句,眼下是什么时候?我们应该干什么?干什么最有意义?主/席从来知道什么最重要:他把我们送到乡下,三线挖洞就没停过;他把书生们送到乡下,原子弹、导弹也没停过;他把秀才们送到乡下,铁路、大坝还是没停建过。 他要是只知道折腾,不知道干事,我如今第一个骂他!可他老人家一边折腾一边做事,这一点我服气!如今的一些人们,你们学老人家的折腾,却学不到他的做事。我这个老头子,看不惯!

百年世事三更夢,萬里乾坤一局棋。
禹開九州湯放桀,秦吞六國漢登基。
古來多少英雄漢,南北山頭臥土泥!

過去可以緬懷、可以批判、可以砸個稀巴爛,但不可以沉迷